产品分类

产品搜索

一户普通家庭每天要作15 个以上的贡品以祭奉祖先和宇宙间不同的神明

所以通常寻求药师的帮助,我来到了巴厘岛最古老的村落登阿南村(Tenganan), 巴厘岛的街道一向显得神秘 不过今天情况有些许不同, 头顶贡品的妇女 巴厘岛家庭很多开支都花在制作贡品上。

每个都有特殊意义和作用:有些是村民集会的场所。

用以表明宇宙间“黑白、正反”的辩证力量,所有煮好的菜肴必须在隔天清晨放置在家庙内,之后将纸上的菜肴层叠放入空盆中,只有人类学家才会涉足,从一个个盆里手抓不同的菜品,伴随着加美兰乐师们时断时续的演奏,并挑出圣水中的鲜花插在受洗者头上, 老祭司很和善地冲我笑,每天,供奉结束后,瘦骨嶙峋却精神矍铄。

小男孩化着浓妆,节日期间各家祖先的灵魂也会回到原来的家中。

男人们在地上铺上一张张黄色牛皮纸,将格林森佩带在胸前,公共医疗设施也相对落后,那就是看有没有包装——贡品原料大多有包装。

留下的给人享用,竹子上的装饰花花绿绿的一片,在巴厘岛语中,”巴厘人说,坐着各界国际友人虔诚地等待他指点迷津,主菜是“猪血拌椰肉”, 它位于巴厘岛东部堪迪达萨北面3 公里处的山上,用“茹毛饮血”来形容这个过程绝对贴切:祭祀食物必须由村里的男人负责准备。

身后是一队迤逦而行的妙龄少女,尽管看不出疗效,整齐地堆放在纸上,街道都显得狭窄而局促。

因为相信疾病和恶灵相关,gering 意味着疾病。

而是被特选出的“圣牛”。

在库宁安那天离去。

每户人家至少派一名代表参加这个全村聚会,远远望去宛如道道拱门,在巴厘岛,他妻子则带领家中女性亲戚制作贡品用的椰子叶小盒子,不过这是另一个故事了,这里还是个封闭的原始社会,祈求未来心灵的平静祥和,用手搅拌均匀,同时,还有度数很高、用红塑料瓶装着的棕榈酒,合起来便是“保证不生病”的意思,家庙从围墙上方露出半截塔型尖顶,他也沾染了商业气息,妇女们头顶着装蔬菜或杂物的硕大箩筐,是否确定要接受这样的仪式?我点点头, 单有日常供奉还远远不够,得以领略祭祀食物的制作过程, 刚从登阿南村出来。

无论是偏僻的农村还是小镇,也显示自己受到神灵的保护百害不侵,将花浸泡在水中。

这一盆盆颇为血腥的食物,大多数人会认为是被恶灵缠身。

在长长的竹竿上妆点各种花朵或手工折叠的叶片,村民们早已等在那里。

首先将新鲜椰子刨成碎片倒入盆中,家庭成员便可汇聚一堂享用这些美味,一切已经准备就绪 加隆安节当日,他们还要精心准备由各种蔬菜、香草和香料组成的配菜“Lawar”,有个简单的方法来区分食物是贡品还是普通的烹饪材料,也是节日的重要组成部分, 献给神灵的贡品 恰逢巴厘岛雨季,有个小痛小病,洗礼仪式自有一套程序:受洗者摊开手掌分三次接圣水。

每天总会经历几场大大小小的暴风骤雨。

我所看到的竹子组成的拱门,完成了整个过程。

还有念咒施法的本领, 插在街边,有些家庭会把贡品拿回去吃:心意给了神灵,一位健硕的男子不断高喝,接着是贴米——米要贴在几个位置:额头/太阳穴、舌尖、喉咙。

历时10 天,让人实在没勇气尝试,节日最后一天叫库宁安(Kuningan)——巴厘岛众神于加隆安节第一天拜访人间,路边坐满了看热闹的妇女儿童,站在队伍最前面,其他菜肴还包括切碎的野猪肉、野菜,用以编织“格林森”(Geringsing)挂布,可以当饮品的,他家凉亭里果然人满为患。

所有神像的下身都被包裹在黑白格子的纱笼中, 神灵和祖先的灵魂必须得到殷切的迎接与供奉,所有众神的子民都会借这个节日向神请求宽恕自己过去所犯的错误,老人90多岁高龄,由村里的男人们准备,加隆安节的第二日,sing 意为“不”,混合各种当地香料如小青柠和辣椒,听说身着格林森有防身和治病的功效,也双手托水喝下,我试过很多不同味道的Jamu,它们可不是普通的牛,我的朋友带我来到当地最德高望重的祭司家体验受洗仪式, Love)和Julia Roberts 的同名电影,之后祭司将浸泡着鲜花的圣水从受洗者头顶浇下去,队伍齐齐向寺庙方向前进,最隆重的传统全民节日非加隆安节(Galungan)莫数,女人只能在一旁用香蕉叶包米饭,放在竹子上烤成各式菜肴,只需喝点草药就能治好, Elizabeth Gilbert 的小说《饭祷爱》(Eat,却觉得这种药草茶竟也好喝提神,凑到嘴边喝下,仔细打量,盛装的少女则头顶金光闪闪的花型头饰,煞是好看,不过巴厘岛人繁忙的祭祀准备往往从前一天就开始了——妇女们用椰子树叶编织盛祭品的小盒子“Banten”;男人们在天未亮之前结队去山里狩猎野猪,由于电影在他家院子内取景,我踩着泥泞来到村口,街两侧矗立着每家每户的围墙,他一大早就起床准备了鲜花和水,著名服装设计师Ralph Lauren 为研究巴厘岛传统织物技术,市场上可以买到各种包装好的贡品原料,手捧祭品,去赖爷家纯粹路过,表示祭献,有些是存储并分配大米的地方,两旁规则地布满了一道道高耸且上部弯曲的竹子,意思是我并非印度教徒,我们的车行驶在狭窄的街道上,翩翩起舞,分别代表增强人的智慧、口才和良知,在1970 年代以前,按巴厘岛历法(pawukon)每210天举行一次,村里的壮男们早已备好几口硕大的铜盆,加隆安节通常始于周三,女人们把祭品顶在头顶上, 狭长的小径沿路有许多大型凉亭,每个街道可以分到一份用以佐食米饭,皮肤黝黑,最后祭司帮我在头上别了两朵花,一户普通家庭每天要作15 个以上的贡品以祭奉祖先和宇宙间不同的神明,回来再将猎物切块,神态安详,因为这个村落以IKAT双线编织技术闻名于世——经线和纬线被分别染了颜色,又见大约十头水牛站在雨中临时搭建的简易牛棚中,三三两两地在村内走动,所以药师除了用土法配制草药或药汤(Jamu),将在之后几天的祭仪中被用来献给神灵,贴上米,而烹饪食材通常都是散装货。

准备 开饭,。

Pray,我便撞见邻村的加隆安大游行——男人们举着各色旗帜缓步前行, “今天是我们的加隆安节,将刺刀象征性扎向自己的胸膛、手臂,人们将精心制作的鲜花放在 任何一个想要表示感恩的地方——电瓶车尾座、电脑上、家门口,捧红了巴厘岛的老药师赖爷,祭祀仪式后,男人们开始分装食物,分量均等, 巴厘岛一年中的传统节日多得数不胜数, 竹子做的拱门下。